博客网 >

聆听傅聪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聆听傅聪

听傅聪的钢琴演奏会,也是为着傅雷---这场钢琴演奏会正是为了纪念傅雷夫妇逝世40周年;为了写傅聪,我温读了《傅雷家书》---那部在中国文学史上可以画上浓重一笔的著名家书。

20061116,星海音乐厅,那琴音流泻之夜,浓缩了几代人---也许是几千年来人类一种共通的情感。傅聪的钢琴演奏,总流露出缱绻悱恻、挥之不去的“家国情怀”。他被誉为“钢琴诗人”。

    大家毕竟是大家。没有报幕,没有开场白,一袭黑色西服、一身贵族风范的傅聪在众人的热盼中出场,不苟言笑,目光凛然,却一下就将全场震住。在这一刻,任何介绍都是多余的。谁人不识傅聪?特别是这晚前来聆听的听众?“有分量的巨匠”的评价实至名归。

在中国观众眼里,傅聪已不仅仅是一代音乐名家,更是中国一个时代的象征和化身。在他传奇般的人生中,见证了中国从封闭走向开放、从蒙昧走向文明的艰难历程。他更是中国人“望子成龙”传统的成功典范,在浸透血泪、力透纸背的《傅雷家书》里,忠实记录着一个中国知识分子对儿子的殷殷期盼——一个艺术家应该具备的国家荣辱感、艺术尊严与良知。凡是看过《傅雷家书》的观众,自会晓得,傅聪的成功,除了自身的聪颖天资,其良好的学养、对音乐的领悟、殝于天人的化境,跟父亲的谆谆教诲、人格塑造是密不可分的。
   
遥想刚出道时的傅聪,在弹奏的时候,身体多有摆动。他的父亲曾再三告诫,“这不仅是给听众的印象问题,也是一个对待艺术的态度”,希望他像李斯特、罗宾斯坦一样在弹奏时身如岩石。说是“唯有肉体静止,精神的活动才最圆满:这是千古不变的定律。” “只有感情净化人格升华,从DRAMATIC(起伏激越)进到CONTEMPLATIVE(凝神沉思)的时候才能做到。。。。。。修养到家了,自会迎刃而解。”(傅雷语,见《傅雷家书》)今天的傅聪做到了,傅聪的现场演奏,就像当年父亲教导的那样:“自己屹如泰山,像调度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一样不动声色”(见《傅雷家书》)

时间之功在傅聪身上表露无遗。是生活的磨难,铸造了傅聪。

     一曲终了,傅聪向观众简单行礼后,便疾速地遁形于门后,又疾速地出现在舞台上,台下的人们仿佛在看他一次次穿越时光的隧道,老马识途,轻车熟路。已届耄耋之年的他肩背已有点佝偻,不复当年的挺拔俊朗,却不显老态,倒有一种历经时光打磨的慑人光彩。面部肌肉松弛,表情却是波澜不兴。“出台行礼或谢幕,面部表情要温和,切莫像过去那样太严肃。。。。。。不急,心里放平稳些,表情自然会和缓。”(傅雷语,见《傅雷家书》)父亲在信中也曾引用批评家的评说教导他:在弹奏肖邦时表情太多。。。。。。过了四十,自会改变。傅聪每次出场时,是否仍会记得父亲当年这番忠告呢?

其实傅聪又怎会忘记?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虽然傅雷家书》他很少看了,因为每次看都难以自抑,老泪纵横,可事实上《傅雷家书》里的话都已深深铭刻在他的心里。
     
对音乐的理解和表达才更能显出艺术家的功力。德彪西、海顿、肖邦、舒伯特。。。。。。这晚傅聪挑选了与这些伟大的作曲家神交。每一个伟大作曲家的音符都经过了时间长河的淘洗,在傅聪的手里更化成了一只只艺术精灵,悄然钻入人们的情感深处。他的弹奏绝没有纯技巧的匠气,也没有激情四溢的华彩,他已突破了父亲所谓的“魔障”:“凡是一天到晚闹技巧的,就是艺术工匠而不是艺术家。”(见《傅雷家书》)已成大家的他仍有自知之明你们钢琴系任何一个学生,哪怕是低年级新生,手上功夫都比我强得太多。那么他的底气在哪里?他名震四方的本钱在何方?傅聪历经千锤百炼,“弹的尽管SIMPLE(简单),MUSIC(音乐感)却是非常丰富的。”(傅雷语,见《傅雷家书》)“采取的手法越精简,越表示他炉火纯青,渐趋成熟”(多拉语,见《傅雷家书》傅聪弹奏时恰如行云流水、肆意纵横,他在弹奏时根本无须看谱,所有的音符都是他手里的棋子,拿捏调度,随心所欲。在他的音乐王国里,他就像汉晋六朝唐宋的风流名士,高蹈,洒脱,遗世独立,与他的音乐融为一体,哪管俗世间浊浪滔天。

傅聪诠释的肖邦、莫扎特、德彪西,自有一种让人难以捉摸的古典美,更有一种中国的唐诗宋词的婉约之美。应了那句话: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在当年华沙举行的第五届肖邦国际钢琴大赛上,来自欧洲的评委们就被傅聪演奏中透出的唐诗宋词意境迷倒,这之后,傅聪更逐渐成为世界上演绎肖邦作品的权威。正如傅雷所言:“肖邦是个半古典半浪漫底克的人。。。。。。我们中国人既没有上一世纪像欧洲那样的浪漫底克狂潮,民族性又是颇有OLYMPIC(奥林匹克)(希腊艺术的最高理想)精神,同时又有不太过分的浪漫底克精神,如汉魏的诗人,如李白,如杜甫(李后主算是最ROMANTIC(浪漫底克)的一个,但比起西洋人,还是极含蓄而讲究TASTE(品味,鉴赏力)的),所以我们先天的具备表达肖邦相当优越的条件。”况且,傅聪有过流亡之痛,有过痛失双亲的悲戚岁月,弹奏肖邦,自是感同身受,“赤子之心相接相契相抱。”(傅雷语,见《傅雷家书》)要达至艺术的最高境界,“既需越高的自尊,又需极大的屈辱。”(多拉语,见《傅雷家书》)

傅聪当年风华正茂之时,曾作过预言:较之于日本同行,中国人更擅长于弹奏西洋音乐,因为中国人懂得化的境界。“因为化了所以能忘我,忘我所以能合一,和音乐合一,和听众合一,音乐、音乐家、听众都合一。”(傅聪语,见《傅雷家书》)傅聪晚年也曾将西乐与汉诗作过一番比较,称莫扎特晚期作品近于庄子,从贝多芬处可听出杜甫,说舒伯特像陶潜,更以为要听懂肖邦只须读懂李后主。这些,都得益于傅雷的教诲。

“一切都远了,同时一切都近了。”(傅聪语,见《傅雷家书》)听傅聪,你会惊觉这些古往今来的中西名流在他身上灵魂附体,是他们的幽灵躲在琴盒子里悄悄成全他。

还有傅雷,这个世间极为难得的严厉而又慈祥的父亲,仿佛也在他恬静优美的音乐声中复活,极力赞美了他一番:“孩子。。。。。。你的演奏像流水,像河。。。滔滔不竭的流水,流到每个人的心坎里去,把大家都带着,跟你到无边无岸的音响的海洋中去吧!。。。。。。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见《傅雷家书》)然后,又对他语重心长地说道:“做人,才做艺术家,才做音乐家,才做钢琴家。”(见《傅雷家书》

<< 寂寞蔡琴 / 弗拉明科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gzmatthew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