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月满》之惑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月满》之惑

     镇在台上的大石、随风飘落的雨丝、泻满一台的银光。。。。。。舞台上呈现出的这种美丽意象在帷幕拉开的一瞬间就已攫住人心。一些男女舞者翩翩舞动着出场了,然后,是一场场欢畅忘形的嬉戏,一段段黯然落寞的关系,由此构成了一幅幅极富生活质感和戏剧张力的画面。。。。。这一切美丽意象的背后,要昭示的却是寻常的人生百态,特别是两性间的情爱欲念。

这场被命以《月满》之名的演出,充满了诱惑之意,是被誉为二十世纪最具影响力和最有争议性的表演艺术家之一的德国编舞大师翩娜.包殊的最新作品。这个“未被加冕的舞蹈女皇”的作品永远震慑人心,创作于2006年的《月满》,20076月于法国巴黎的八场演出竟然场场爆满。 200832,《月满》载誉前来香港第36届香港艺术节献演。我当时尚不知翩娜.包殊是何方神圣,只是冲着《月满》这个名字以及它表现的主题而去的。

自然界的月满之时,正是大海潮汐的高潮时分,它的涨退变化同样会影响到人的心理。这是科学家对这一自然现象做出的合理解释。那么艺术家们呢?又是如何看待和诠释月满现象的?或者,更贴切地说,他们是如何借月满的名义,艺术地展示人生的丰富和人心的微妙的?

 既然是以月为名演水戏,翩娜.包殊的艺术理念首先就体现在对舞台场景的选择上:巨石、雨点、流水、月光。。。。。。这些舞台元素给了观者一个心理欣赏暗示:舞台故事就发生在一个海边的嬉水场。舞者在这样的场景中充分地舒展情怀、展示内心,就有了兼具说服力和可视性的舞台空间。

在服装设计上,翩娜.包殊又给了观者一个意外,目中所及,舞台上不是海边常见的裸露泳衣和性感侗体,而是一些穿着高贵晚礼服的女子与恤衫西裤的男士,这又将观者一下子拉回到现实的身边。你既可以将他们看作是工作闲暇之余前往海边嬉戏放松的一群,也可以将海边的嬉戏场景看作是这群人在压抑紧张的都市生活之余的一种绮丽想象。这种似实还虚、虚实相映的手法,叫人回味。

翩娜.包殊作品的过人之处更在于以她女性的细腻敏感之心,捕捉到了潜藏于生活表象下的复杂人性。在《月满》中,翩娜.包殊将日常生活的情景以“偷梁换柱”的手法置换到了舞台。或者说,她以艺术隐喻的方式,将生活的种种情态以舞蹈剧场的形式呈现在观者面前。看她的舞蹈,观者会发现,生活中的种种都有可能在剧场里发生你不得不佩服翩娜对生活的体察入微,这正是翩娜.包殊的高明之处,也是她一手缔造的舞蹈剧场形式的精妙所在。

《月满》中两性之间的细碎片断妙趣横生,却又略带荒诞感。一位女舞者一边要男舞者为她轻解罗衣,一边计算着他的速度;一位男舞者一丝不挂赤裸出场,在遭遇了他人后又急忙尴尬退场;模仿别人跳同一动作;量度身高;还有,玩跳越杯子障碍、在浅水中学青蛙游泳的儿时游戏。舞者有的动作甚至带点神经质:在身上胡乱涂抹生果汁;口中喷水或互喷;将水洒落一地或故意倒在别人身上。。。。。。都是一些稀松平常的情景,在翩娜.包殊的手里却成了宝贵的艺术素材,诙谐端庄,戏谑夸张,皆成文章,观者莞尔。。。。。。其实,海边上演的这一幕幕,不也是琐碎生活中耳熟能详甚至是熟视无睹的场景么?舞台即人生,舞台所演,观者都可以在生活中一一对应,体察得到。舞者其实就是现实世界的芸芸众生,与观者一般,也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他们不是在舞蹈,而是在展示他们的寻常生活,只是这种展示转换了一个空间,被搬到了剧场。于是,原本圣洁和高不可攀的芭蕾舞蹈也被翩娜请下了神坛,它只成了翩娜刻划人生悲哀本质的道具。

《月满》里的舞台嬉戏,更多时是在湿漉漉的舞台上疯狂地奔跑,连接吻也是在疾走中进行的。这不啻是以艺术的夸张形式,展现了现实中人紧张的生活节奏形态。在疯狂的嬉戏中,还有多场的独舞,其中一段甚是动人,在这个月夜,在不断重复的舞动和跌堕之中,舞者仿佛向观者倾诉衷肠,观者为之动容。想想人生,不也是在摔滚摸爬中不断前行的么?哪怕你早已伤痕累累,这是生而为人的宿命。还有一幕,在湿滑的巨石上,一位舞者不断地爬上跃下,让人联想到希腊神话中,那位被命运惩罚的周而复始推着巨石上山的大力士薛西弗斯。这位舞者随后又将一只纸杯放在巨石的缝隙之中,用射水枪将水注满杯子,一而再再而三。人们每天劳作,往生活之杯倾注的,只是像那位舞者注入一杯清泉那么简单么?更多的可能是酸甜苦辣百般滋味吧。演出的高潮在月满之时,悬在半空的一弯明月,随着演出的递进而渐渐满盈。此时雨势渐猛,滴滴答答打在清泉上,清泉成了汪洋,满台的水波流泻,舞者在水中追逐,奔跑,用白水桶盛满水,满场泼洒,忽如串串银珠,忽如瀑布,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道美丽的弧线。月与水互动,人水月争辉。在水与舞者舞动的身躯交织成的柔美流动体之中,观者不免浮想联翩:人生既然是苦中求乐,何不来一场开怀忘我、快乐忘形的嬉戏呢?其乐至此,又夫复何求?

有时,翩娜的舞蹈语汇根本是无法解读的,在舞台上的张弛之间,翩娜只是叫观者深刻体会到人生的况味:人的孤独和疏离、两性的角力、对爱的渴求、对群体或刻板生活形态的控诉,以及对剧场本身的思考。

翩娜的悲伤气质从何而来?一些批评家从其出生成长的“血统论”中去寻求答案,但我更宁愿相信是与生俱来的。翩娜有句名言,简洁而有力:我跳舞,因为我悲伤。翩娜洞悉了人生悲伤而荒诞的本质,便以自创的舞蹈剧场的形式将这种悲伤的气质挥洒出来,直指人心深处。

翩娜的艺术创作颠覆了传统的舞蹈美学,也曾遭人诟病:“悲观的,自恋的,满脑子人类学的剧场学者。”她当年在改组剧团时,几乎所有艺人都跑光了,翩娜却坚持了下来,并在后来的舞台作品中将其天才的能量充分予以释放。她最擅长以恢宏的舞台布景,曼妙的音乐氛围,看似随心所欲实质张驰有度的现代编舞手法,向观众展演一个个人间故事。这些故事指渉的,在翩娜手上,更多时候仿佛是一杯苦酒,也仿佛是一幕费里尼的《La dolce vita》。一个个直击人心的经典,是她凭着惊人洞察力,撷取舞者的经验与演绎,以心血幻化而成的。她的作品暴烈中透着温柔,优雅里又见激情,在日常生活动作与精巧舞蹈动作之间,凸现戏剧的张力。特别是作品对男女关系精辟独到的剖析,尤如当头棒喝,叫观者为之深思。

翩娜掀起的颠覆传统美学之风暴一刮就是三十多年,但近年批判现实的锋芒似乎有了收敛的迹象,其作品被更多的温情所覆盖,《月满》即是一例。尽管这种转变毁誉参半,但不可否认这是岁月的历练与艺术生命的演变之功吧。

无论其作品的气质如何改变,翩娜还是翩娜。“我在乎的是人为何而动,而不是如何舞动。”翩娜的舞蹈,是灵魂之舞。

备注:开创一代舞蹈美学的翩娜.包殊, 1940年生于德国索林根,少年起在福克旺舞蹈学校学习古典芭蕾和现代舞,毕业后,凭奖学金到纽约茱莉亚学院进修,跟随约斯。林蒙林、保罗。泰勒等现代舞大师学习,1962年回国后,开始编舞, 1973年接掌乌珀塔尔剧院舞团,同年将之改名为乌珀塔尔舞蹈剧场,并着手实施她的“舞蹈剧场”的艺术设想。两年之后,她根据斯特拉文斯基的音乐作品《春之祭》创作的同名作品轰动一时,评论给予了高度评价,誉之为“在约八十个《春之祭》版本中最为突出的。”之后,翩娜.包殊继续沿着她的“舞蹈剧场”方式探索下去。她有一套独特的编舞方式,即与舞者一同创作,糅合了她对人生的种种思考,其作品屡屡震惊世界舞坛,包括《伊菲姬尼在陶里德》、《春之献祭》、《七大罪》、《穆勒咖啡室》、《1980》、《康乃馨》、《草原》,等等。翩娜是名副其实的国际舞蹈大使,近年作品多为世界各地的城市委约创作,《火热的玛祖卡舞》、《抹窗人》、《巴勒莫,巴勒莫》、《独有你》、《Rough Cut》等等都是其中的杰作。

翩娜.包殊带领舞蹈走出既有的形式,纳入了更多的形式及语汇,为舞蹈确立了舞蹈剧场新门派,并使之成为当代舞蹈的重要流派

     

    

 

<< 圣地亚哥之路 / 英雄悲歌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gzmatthew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