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圣地亚哥之路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圣地亚哥之路

圣地亚哥之路是举世知名的苦行朝圣之路,其实就是一条前往西班牙的圣地亚哥·德·康波斯特拉,向基督教十二使徒之一的圣雅各(即西班牙语中的“圣地亚哥Santiago”)朝拜的旅行路线。圣地亚哥·德·康波斯特拉与耶路撒冷、罗马并称为基督教三大圣地。

持续多个世纪,出于对圣徒圣雅各的崇拜,前去圣地亚哥朝圣的人流络绎不绝,尤其是在大赦之年,朝圣人群更是摩肩接踵。在中世纪,圣地亚哥之路更是沿途地区重要的沟通途径之一,传播着各国的学识、思想和文化,并起到促使欧洲各国子民相互融合的认同作用,因而被誉为“欧洲文化第一路”。1987年,经欧洲议会宣布,圣地亚哥之路成为第一条欧洲文化之旅路线。1993年,从西班牙境内的潘普洛纳到圣地亚哥·德·康波斯特拉这段长达约800公里的朝圣之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有一首诗曾这样写道:“上帝喜爱西班牙,喜爱圣地亚哥阿波斯托并派遣他。英法学习真知派遣使徒前往那里。”(费尔南·孔萨雷斯)就连但丁也这样说:“哪怕只是看一看圣地亚哥的房屋就已经是朝圣了。”

究竟,圣地亚哥之路,有着怎样一种魔力,有着怎样一种风景,让众多的朝圣者在以后长达十个世纪的漫长岁月里,前赴后继地奔走其上?现在,就让我们沿着朝圣者的不同足迹,穿越一道道精神和肉体的迷障,一同抵达基督教的圣地---圣地亚哥·德·康波斯特拉。

一道光芒指向墓地

圣地亚哥的成名与一则神迹传说有关:圣雅各原是一个渔夫,平日在加利利海沿岸以捕鱼为生,《圣经》使他最终成为一个谦逊的朝圣者。传说这位总是戴着宽边帽的门徒曾被分派到遥远的西班牙推广教义。尽管他无法以自己的虔诚说服每个人信奉基督教,但他的身边依然有少数几个忠实的追随者。西元前44年,当他传教后返回耶路撒冷时却不幸殉教,希律王禁止他人埋葬他那身首异处的尸体,但到了夜晚,一群基督教徒将他的遗物带到了海边,并在那里发现了一艘无人的船,他们偷偷潜入,并迅速航行大海。当他们抵达了遥远的阿斯图里亚斯王国(位于西班牙北部)后,将圣雅各的身体葬入了一个大理石墓穴中。圣雅各的殉教之举感天动地,美丽的天使下凡,带着这个石棺飞越乌拉河,在伊拉·佛拉韦亚(位于西班牙西北部的加利西亚大区首府)附近(更确切地点据说是在摩普史特姆)停驻下来,这处下葬圣雅各之地,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发展成为康波斯特拉。

这一切,在当年基督教仍被视为洪水猛兽的年代,只能在背地里悄悄进行。随着西元五世纪初哥特人的入侵以及回教徒的战乱,圣雅各的墓地周遭早已荒草萋萋,人迹罕至,渐渐不为人世所知。直到西元九世纪初某个晚上,天空中忽然出现的一道奇异的光芒,将圣菲德梭罗维奥的一位虔诚隐士皮来约引领到了圣雅各的墓地,墓地终于重见天日了。

据史载,“星光”是永远教人向善的。东方三博士(Magi)也是依循着星光的指引,而找到刚出生的耶稣基督的。中古世纪时,文学手札将圣雅各的墓地称之为“原野之星”(Campus Stellae),意即原野之星将会帮助朝圣者确认来时路与方向,直至抵达康波斯特拉。圣地亚哥·德·康波斯特拉的地名也正是将拉丁语Campus Stellae,与西班牙语地名“圣地亚哥”合二为一,成为了新的圣地地名。

伊利亚.伏拉维亚的基督教主教泰欧德米罗立刻意识到这位隐士的惊天发现意味着什么,他马上将此报告给阿斯图勒亚国王,消息很快传遍了西班牙,并越过比利牛斯山,远播至法国。信徒们热血沸腾,誓言要到加利西亚捍卫这些古物,而且还要开辟一条能够安全抵达康波斯特拉的信道,圣地亚哥之路应运而生。后来又在该墓地上建起了一座宏伟的康波斯特拉大教堂。民间一直流传着种种关于圣雅各的神迹、奇谈与幻象,有些故事也是被现实催生的。西元九世纪初,正值基督教徒为抵制回教徒而展开的国土复兴运动的时代,为了与势力强大的敌人分庭抗礼,基督教徒们急需一面强大的精神旗帜。当其时,圣雅各墓地的被发现,不啻是久旱逢甘露,成了基督教徒们在精神层面上无可替代的依靠和支撑力量,极大鼓舞了勇士们奋力抵抗异教徒入侵的士气。随着岁月更替,这种出于现实考量的精神激励作用已不复存在的理由,但历代的阿斯图里亚斯国王都曾下令对墓地予以严格保护,并尽力修葺和维护好圣地及朝圣之路。

            条条大路通“圣地”

圣地亚哥之路拥有多条不同的路线,可谓是条条大路通“罗马”。

当中最著名的当属“法国之路”。当年,法国的克路尼修道会曾加入到整修朝圣之路之列,使圣地亚哥之路跨越了国境,成为了欧洲民众共同的精神赴会之路。从法国南部出发,得越过索波山崖,而从法国北部与德国出发,则要越过伊巴聶山崖才能抵达西班牙。这两条路线在西班牙的布恩德·拉雷纳(Puente la Reina)汇合,而欧洲各地的朝圣之路也都相交于此,这里正是西班牙境内那条从潘普洛纳到圣地亚哥·德·康波斯特拉的最著名的朝圣路线的起点之一。

布恩德·拉雷纳与潘普洛纳只相距约24公里,是从潘普洛纳启程前往圣地亚哥途中最近的一站。布恩德·拉雷纳这个地名,正是“王妃之桥”之意,而这座“王妃之桥”至今仍保存完好。跨过“王妃之桥”,途经纳瓦拉和里奥哈,便可见到著名的圣米扬·德拉格戈亚和圣多明各·德拉卡尔萨达两个路标,不久就到了以哥特式大教堂和拉斯·乌埃尔卡斯修道院而著称的布尔戈斯城。从那里苦行者继续穿越遍布罗马式建筑遗迹的帕伦西亚田野,到达萨阿贡和圣佩德罗·德杜埃尼亚斯,最后抵达莱昂。

     从莱昂经阿斯托卡和别尔索山地,再经过以圣玛利亚皇家教堂和在其周围每年都隆重庆祝圣器朝圣节而出名的奥·塞布莱伊洛,进入加利西亚地区。沿途经过诸多修道院、前罗马风格和罗马式风格的教堂,以及古老的香客客栈,朝圣者便来到圣地亚哥附近的莱瓦克里亚和蒙特·德戈索。从此地出发,香客步行最后一段路程,便进入教堂区,开始向圣徒的遗骸膜拜了。

至今,仍有许多朝圣者纷至沓来,沿着这条路线前往圣地。从法国出发的朝圣者到达圣地通常要行走900多公里的路(其中在西班牙境内就长达800多公里),穿越了西班牙布尔戈斯省的重要地区。这段朝圣之路一般要走上一个月。

然而,前往圣地亚哥之路却远不止这一条。另一条同样令人瞩目的朝圣之路叫“北部路线”。当时由于阿拉伯人正好占据着西班牙的大半部,而这条途经北部的线路恰恰绕过了阿拉伯人的地盘,给朝圣者提供了绝佳的安全距离。它沿着伊伯利半岛的海岸,从现今的634公路,穿越过巴斯克地区、坎塔布里亚和阿斯图里亚斯,然后通往卢哥的路抵达到加利西亚。沿着这条路线也能欣赏到不少具有很高历史和艺术价值的名胜古迹。

还有条路线是来自海上。来自英国、中欧和北欧国家的朝圣者通常会搭乘帆船或沿着海岸线前往目的地。为了躲避海盗,朝圣者在帕德隆、纳亚、拉科鲁尼亚登陆,找寻庇护所。法国西南部的海港---贝庸是朝圣者的启程地之一,之后可到达宏达伊,在当地乘船横跨毕达斯河,经由伊洛进而前往巴斯克领土。从巴斯克的巴玛希出发则有两条路程可供选择:一条是穿越曼纳山谷,进入布尔戈斯后由内陆通往圣地亚哥;另外一条路程则是返回比伯,之后进入坎塔布里亚省沿着海岸线抵达圣地亚哥。

当年,住在伊斯兰领土的朝圣者会选择行走拉普塔信道,这是十三世纪中叶一条返回罗马方向的路线。拉普塔信道还可以抵达西班牙南部的塞维利亚、科尔多瓦和哈恩。依照惯例,这条路线会途经靠近葡萄牙的埃斯特雷马杜拉、塞拉曼卡和萨摩拉;也有选择行经维利林和奥伦塞,或阿斯托卡的朝圣之路。

有些路线可直抵圣地,有些需在中继站接驳。总之,每个历史时期的朝圣者都是各取其道,各适其式,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和组合前往圣地的路线,有的通过陆路,有的海陆兼备,无论采取何种行进方式,这些路线都可以将朝圣者送往他们心目中的圣地。

                   八千里路云和月

在朝圣之路上踽踽而行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些人,他们都是虔诚的精神苦行者吗?

无庸置疑,绝大部分前往圣地亚哥的人都有朝圣的精神诉求,希望能借此净化身心,寻求心灵慰藉。如同世界上其他的宗教,基督教的朝圣是一个神圣的仪式。无论这些人来自何方,对沿途所见所闻可能感受不一,但当朝圣者排除万难前往圣地朝拜后,终将获得灵魂救赎。在朝圣的旅途中,还可以体验到各地区不同的文化景观,留下深刻的人生体验。这,正是朝圣之路自古至今都充满了相当诱惑的理由。

但研究者也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史实:在踏上朝圣之旅的人当中,有一些并不是为了寻求精神上的归属。在中世纪,有一些法令每每会判令罪犯前去朝圣,以此作为惩处的方式,或是让有罪之人花钱雇请一位穷人,替其行走“赎罪”之程。这样,穷人就会带上雇主的钱前往圣地,沿途替其忏悔。在旅程之中,穷人除了要经受风餐露宿、饱受惊扰的百般磨难,还要以“堕胎、私生子、巫师、盗贼、谋杀者与纵火者”等等这些不堪入耳的字眼不断谩骂雇主,并将其一一记录下来,以此作为朝圣路途上赎罪的证据。

虽然现代有法国公路连接西班牙的圣地亚哥,但在中世纪,朝圣之旅却坎坷难行,艰苦备尝。朝圣者沿途不仅要饱受忍饥挨饿、风餐露宿之苦,还要应对强盗(海盗)与回教徒之扰。当年,朝圣者都是徒步或以马(骡)代步。有一种说法,坏人会在河里下毒,并且会劝朝圣者让他们的马或骡子喝水解渴。动物一旦喝了水,就会生病或死掉。此时,就会有农夫前来催促主人扒开动物的皮,并据为已有了。

在朝圣路上独行无疑是危险的,时常会遭遇剪径大盗,或荒郊野狼。所以,一根树枝是必不可少的,既可作拐杖,也可权当防身的利器;此外,还要携带上一只鹿皮皮囊、一个葫芦所制的小水壶以及一口浅锅,以作旅途之需。

八千里路云和月。相信只有朝圣者自己,才会深刻体味到个中三昧了。

在即将抵达圣地之前,朝圣者往往会跑到河里,将沿途的不洁、晦气或恼人之事清洗得一干二净。人们会在大教堂里守夜,在各种乐器的伴奏下唱着圣歌。曙光初露时,会有一位懂得多国语言的传教士向众人解释仪式的步骤,并且引领朝圣者坚定追随圣人的步伐。还有一整套复杂的规则和仪式,为漫长的行程划上句号。一般说来,触犯第三诫的罪恶可以立即得到宽恕。倘若在来年的某个星期天,朝圣者能够到康波斯特拉参加圣雅各忌日纪念活动,就必须作深切的忏悔,才能够得到神的赦免。除此之外,朝圣者若能够在暂时的惩戒所面壁40天或200天,身上的罪孽自然也得以减免。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朝圣的人流偶尔亦如同潮汐一般涨退。在基督受难日之后的千禧年(西元1033年),圣地人潮汹涌而来,原来是匈牙利允许朝圣之路行经该国领土,使朝圣之路变得更安全;但在西元1078年,土耳其人占领了耶稣葬卧于此直至复活的圣墓,朝圣的人流突然中断;后来,基督徒为了收复耶路撒冷,发生了历史上著名的十字军东征,朝圣的人潮明显减少;直至十六世纪,才渐渐复苏,于十九世纪达到高峰。

直到如今,来自欧洲各地的朝圣者依然随处可见。正是在布尔戈斯大教堂外面,我们与几位朝圣者邂逅。其中一位朝圣者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他脸膛红黑,身板壮实,却拄着拐杖,在衣冠楚楚的人流中格外惹人注目。一问之下,才知他正是圣地亚哥之路上的一名苦行者。自2005年伊始,他已从西法边境步行出发,走走停停地刚来到布尔戈斯城,由于长途跋涉,他的双脚已磨损了,只得穿着拖鞋拄着拐杖蹒跚而行。他持有一张通行证,沿途每到一站就盖一个章,如今他手上的通行证已盖满了26个戳印。随后我们又见到一位短装打份的女士,名叫伊帕,也是一位苦行者。同样的红黑肤色,同样的黑色背囊,不过,伊帕行走的方式相对于那位小伙子来说稍为现代化了一些,她是骑着自行车前来朝圣的,15天前起步,已跨越了200公里的路程。

伊帕胸前挂着一枚大大的白色的贝壳饰物,用红丝绳穿着,背衬着她的露肩小红背心,极为抢眼。贝壳正是朝圣者的徽章和朝圣路上的标志。从前的朝圣者都是将贝壳饰物别在帽子上的,有了这种标志,意味着朝圣者抵达了圣地亚哥之路上的一站,身上贝壳饰物越多,也就意味着朝遍圣地。在朝圣路上,这种标志随处可见。据说在那座为纪念法兰克籍移民而建的城镇欧卡德比亚格纳卡,其圣地亚哥教堂里有一个巨大的贝壳作为圣水盆,里头盛满了洗礼水;而在莱昂的圣马科女修道院,这座呈现文艺复兴风格的如同宫殿般的建筑正是由海扇所装饰的,乍看之下仿如朝圣者身上所佩带的徽章。

刚刚抵达布尔戈斯城时,我就发现在路中央的地面上每隔一段距离就置有扇贝形状的金属浮雕,引导行人前往布尔戈斯大教堂。后来,我在萨拉曼卡同样发现了它。萨拉曼卡是圣地亚哥之路南线重要的一站。在路上,在教堂里,行人都可以看到这些扇贝形状的标志物。更奇特的是它被艺术化地呈现在一栋砂岩建筑的外观上。这里原是一座贵族宅邸,如今被称为贝壳之家,兴建于十五世纪,据说主人是当年天主教国王的姻亲,也是圣地亚哥骑士团的成员之一,这些贝壳是主人的贵族家徽。兴许主人当年就是一个虔诚的朝圣者,用贝壳雕刻装饰自己宅邸的举动,只是一种安顿身躯和灵魂的隐喻吧了。这些贝壳装饰,曾经让这栋建筑幸免于难,一旁的教堂认为这栋房子有碍观瞻,曾一度打算将它买下来然后拆除,但当时的主人开出了一个天价:墙上有多少贝壳就要卖多少金币,教堂这才知难而退。

                 集市城镇纷纷崛起

多个世纪以来,圣地亚哥之路给这片土地留下了深深的印记,沿途诞生了许许多多的村落和城市,建造了医院、教堂、小旅店和桥梁,形成了集市。这些,都是自朝圣之路开辟后水到渠成的结果。

最初,只是一些农夫、牧师跟随朝圣者陆续迁徙,在朝圣者行走的信道上,开始零星地坐落着几个定居点,这些定居点有些是从罗马人的扎营地发展而来,有些本是一片荒芜之地。随着时空流转,这些定居点(小村庄)便逐渐发展成一个个能够进行货币流通或以物易物的城镇。旅馆、教会、商店、打铁工厂都相继出现了,而工厂的出现就形成了主要的街道,这些主要的街道是都市型态发展的前身。

西班牙人、法兰克人、犹太人,还有那些混同在摩尔人中的西班牙人、愿意停留在被基督教徒收复的领土上的回教徒们共同建立了居住地,相互依存。如果有外国人愿意在这些乡镇居留,基督教国王还让他们享有免税等特权,其目的原是为了巩固从回教徒手上夺取回来的领土。但八方人客汇聚的结果,是市集应运而生。沿途有的城堡是为了保护朝圣之路而兴建的,有的教堂则下葬了中途客死他乡的朝圣者,城堡和教堂越来越多,更促进了朝圣之路上的繁荣。卡斯特罗海里斯现存的城市道路结构充分表明了其为朝圣之路的一部分,其他像拉加萨德·德圣多明戈或布恩特·拉雷纳皆能观照出这类定居点的历史印记。地处西班牙中北部,扼守着坎塔布连山的信道的布尔戈斯,在十二世纪时由于有大量的朝圣人潮涌往圣地亚哥,从而发展出了市集和商品展览会,在十三世纪布尔戈斯已成为西班牙主要的商业城市。

有谁想到,在尚未享有盛名之时,圣地亚哥还是一个不毛之地。中古世纪时的史学家麦蒂希德科斯姆携同仆从初抵圣地亚哥之时,望着飘泼大雨,曾不禁叹息道:这城市“既小,又丑陋,到处都是木造的建筑。”然而,时移世易,随着朝圣之路越发繁盛,圣地亚哥却勃发出了丰盈旺盛的生命力,令世人为之久久迷醉,流连忘返。

 还有潘普洛纳、布恩特·拉雷纳、圣多明戈·德拉卡尔萨特、布尔戈斯、莱昂、阿斯多加、毕拉伏兰卡.德尔.比埃尔索。。。。。。这些在朝圣之路沿途拔地而起的大小城镇,如同一颗颗灿烂夺目的珍珠洒落了一地。

                多元文化共生共荣

新移民与当地人之间、新移民与新移民之间的冲突时有所闻,在纳瓦拉和阿拉贡地区,新移民偶尔还会被邻里切断粮食供应。但多元文化也从中悄然孕育萌生。

流浪在圣地亚哥之路上的游吟诗人创作了许多作品,旅游戏剧也于此萌芽,构成了特定的语言及诗歌体。

神话传说与城市建筑交相辉映。西班牙人将这些历史传说和种种神迹以艺术的形式凝固下来并流传千古,这些精美作品现今大多保存在了星罗棋布的教堂、修道院和墓地之中。

在纳维尔特一座公墓里,铭刻着赞美罗尔丹的英勇事迹与传奇故事的文字,而附近还立有一张著名的“罗尔丹的石凳”。传说在那个年代,有一个巨人名叫费拉格,拥有一座城堡,里面关押了许多基督教的信徒。有一天,费拉格在自己的城堡前睡觉,趁其不备,罗尔丹手握一枚重达五十磅的巨石,朝巨人费拉格的脑门奋力掷去,将巨人砸死,并救出被囚禁的基督徒。

怪诞有趣的故事传说不绝如缕。在朝圣路途中最重要的停驻点之一的圣多明戈·德拉卡尔萨特,民间还传诵着一则充满神迹的传奇:有一位年轻人与双亲一同前往康波斯特拉,当他在一家旅馆投宿时,因为拒绝了一个女服务生的示爱而被人栽臟。那个恼羞成怒的女子为报复他,将属于旅馆的银器偷偷放入他的行李内,并大喊捉贼,青年于是束手就擒。此时,年轻人的父母正前去朝拜圣徒的墓穴,待他们返回此地时,年轻人已被当地的法官判为绞刑,并被绑到了绞刑台上,但幸好还没行刑。年轻人的父母急忙前去拜见当地的总督大人,请求赦免。此时的总督大人正坐在餐桌前享用美味的午餐。这个家伙一边大声喊叫自己不信奉主耶稣基督,一边开玩笑地说,如果餐桌上的烤鸡能够鸣叫,就可以让年轻人活命。话音刚落,餐桌上的烤鸡竟然复活了,呵呵笑了起来,青年得以逃过一劫。至今,在圣多明戈·德拉卡尔萨特大教堂南侧入口的左手边,仍存留一只镀金鸡笼,笼里有两只活生生的白鸡,一公一母,以作为这个奇迹的历史见证。

 哪怕是远在瓦伦西亚这种地方,关于神迹的种种传说也是无处不在。当地的教堂中有一尊孤苦圣母像很有名,据说就是由一群朝圣者雕刻而成的,在孤苦圣母像完成之后,这群原本声称还要留下若干日的朝圣者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当地人有理由怀疑这些人正是天使的化身。埃斯特雷马杜拉的一座修道院里,供奉着一尊瓜达卢佩圣母像,其来源更玄。说是有一天,当地一位牧人正在费力地剥一条死母牛的皮时,死牛却竟然死而复生,并摇晃着站立起来!此时母牛旁边显现出圣母影像,对村里人说,只要朝着死牛躺过的地方开挖,准会找到一尊会显灵的圣母像。村里人信以为真,一锄下去,圣母像赫然在目!

西班牙的基督教徒在朝圣过程中,经历了罗马艺术的熏陶,回到西班牙后,便将前所未见的有关罗马文化的种种大肆宣传一番。如此一来,这些朝圣者便成了推广罗马文化的排头兵,促使罗马文化的触角在极短的时间里延伸到西班牙,并开花结果。

在法国人克隆尼主政时期,在本土的阿里斯图亚斯所表现出来的混合摩尔文化(莫萨拉贝风格)渐渐被基督教世界的新兴艺术(即罗马式的艺术风格)取而代之,之所以如此,正是由于众多的艺术家接受委托,在朝圣之路上建造了相当多的教堂,罗马式的建筑和文化艺术由此渗入并扎下根来。

在圣地亚哥之路这条“欧洲文化第一路”上,屹立着一座座气势恢宏的教堂建筑,并各具特色:位于帕伦西亚弗洛米斯塔的圣马丁教堂;布尔戈斯城里以哥特式大教堂和拉斯·乌埃尔卡斯修道院而著称;莱昂大教堂,以拥有庄严华丽的彩色玻璃窗名闻于世,还有富丽堂皇的堪称罗马式风格经典的圣伊西多罗教堂以及堪称复杂花叶型装饰风格经典的圣马克教堂;与朝圣之路同名的圣地亚哥..康波斯特拉的大教堂,则是西班牙最宏伟的罗马式教堂。

这些大教堂在建筑技艺上自是超凡脱俗,名震四方。但作为一个异乡人和异教徒,我也关注到这些表面庄严肃穆的大教堂里人性化的一面。在十二世纪的比尔索·德比利法兰卡,生病的朝圣者在抵达这个自治镇的入口---圣地亚哥教堂时,为了要顾及朝圣者的权利,他们可以参加庆贺活动,但当地教会不会强制要求他们停留在教堂里。

在毕拉伏兰卡.德尔.比埃尔索,有一座建于十二世纪的罗马式教堂,其北侧正面的“误解之门”引人瞩目。教皇卡利库斯多斯二世宣告,若有特殊理由而无法继续朝圣的旅者,在此接受应有的仪式,便认可其得到等同于抵达圣地亚哥..康波斯特拉的恩恵。

我同样惊叹于西班牙人对那些神迹遗物近乎迷信的虔诚膜拜。

在萨拉戈萨,有一尊闻名遐迩的圆柱圣母。这圆柱圣母与圣雅各有关,说是圣雅各曾来过这座城市,并在异象中见到圣母从天堂踏到碧玉柱上,向他显灵。实际上圣雅各从未到过萨拉戈萨,这传说完全是杜撰出来的。后来,就环绕着这根柱子建造了一座宏伟肃穆的长方形大教堂,并在柱顶上供奉了圣母像。据说,在西班牙内战期间,共和军投在这大教堂里的两枚居然没有爆炸!据说原由正是圣母显灵,她曾正式被官方委任为该市的总指挥!从早到晚,前来朝圣的信众都会在圆柱圣母前停下脚步,在黑暗中弯腰去亲吻柱子露出的一部分石面。但从来没有人去向信众揭秘说:圣雅各到过这里并见到圣母显灵完全是子虚乌有的。

按教堂传统礼仪,要求朝圣者将疲惫的双手靠在古老的圆柱上休息一下。所以,在许多教堂里,古老的圆柱上都留下了朝圣者的手迹。在莱昂大教堂如是,在朝圣之路的终点圣地亚哥·德·康波斯特拉大教堂也如是。在大教堂门中央的支柱上,有一尊圣雅各雕像,来自远方的朝圣者会将手扶在这根支柱上,以示达成朝圣之旅的感恩。天长日久,这根支柱除了越来越细,上面竟然还能看得到人手的形状!

手心相连。朝圣者虔诚之心,其迹可鉴。

                      

                      主要景点

布尔戈斯及其大教堂

     布尔戈斯是圣地亚哥朝圣之路的一大中继地。十一世纪,布尔戈斯被卡斯蒂亚-莱昂王国定为首都,后首都移迁他处,但布尔戈斯仍作为地方中心城市继续发展。在布尔戈斯,哥伦布曾向伊莎贝尔女王做第二次航海报告,这里也是诗歌中被称颂的国土复兴运动英雄---熙德的诞生地。此外,内战时期佛朗哥曾把司令部设立这里。其大教堂是哥特式建筑最高杰作,与塞维利亚大教堂、托雷多大教堂并称为西班牙三大教堂。

尖塔兀立、飘然欲升的布尔戈斯大教堂被腓力二世誉为“天使的杰作”。公元9世纪开始动工兴建,1221年建成。其后卡斯蒂利国王费尔南多三世(1217-1252)和布尔戈斯主教毛里西奥下令重修,自国王亲自铺下第一块奠基石起,到1567年竣工,前后历时三个多世纪。

布尔戈斯大教堂是一座白色石灰石的哥特式建筑。外观的正面装饰与缕空的钟塔,以及柯罗内利亚门的雕刻,都是人间绝品。教堂内部宽敞的中央走廊前方有103个圣职者席,雕刻了以圣经为主题的各种场景。还有国土复兴运动英雄熙德与其妻子的墓碑以及一座金楼,侧殿中有几个小教堂。其中一座圣基督小教堂内,基督雕像的发眉和皮肤都是从真人头发和水牛皮移植过去的。在哥特式的回廊中,汇集了一些具有布尔戈斯地方特色的石雕、泥雕和彩绘木雕的优秀作品。教堂内还设有博物馆,荟萃了各种历史文化珍品,反映了璀璨的西班牙文化的发展历程。

                        莱昂及其大教堂

亚斯图里亚斯王欧鲁德纽二世于西元914年将首都迁到莱昂,并创立了莱昂王国。1230年,莱昂与卡斯提尔王国合并,奠定了西班牙统一的基础。旧莱昂王国的微章图案至今仍留在西班牙国旗中。中世纪时,莱昂成为圣地亚哥..康波斯特的一大中继地,繁荣一时。

莱昂大教堂是十三世纪后半叶兴建的哥德式建筑杰作,完美的均衡感使它获得了“哥德式建筑的理想”的至高荣耀。正式的建筑物名称为圣玛莉亚.德拉.雷古拉。正面与南侧的入口装饰着极为繁复的雕刻。莱昂大教堂最为人称道之处是它的彩绘玻璃,共有120多张。走进大教堂,阳光从彩绘玻璃装饰的玫瑰窗透出,华丽的光影交织着,美不胜收,堪称艺术之作。

                        

圣地亚哥·德·康波斯特拉及其大教堂

位于伊比利半岛西北端的圣地亚哥·德·康波斯特拉,是圣地亚哥的终点。自从圣雅各之墓于九世纪初被发现,这里便开始兴建大教堂,与耶路撒冷、罗马并称为基督教三大圣地,许多基督教徒慕名而至。主要的景点都集中在欧布拉多伊洛广场附近一带,除了大教堂,还有众多的教堂和修道院。

大教堂虽被认为是罗马式建筑的杰作,但其外观在十六至十七世纪时被改建为巴洛克风格。其著名的“光荣之门”堪称罗马式艺术的典范,是建筑大师马提欧花了20多年的时间雕刻而成。其主祭坛上有金碧辉煌的雕像与被装饰纹路包裹的圣雅各像,朝圣者必定会走上主祭坛后方的阶梯去碰触圣雅各像。祭坛下方的地下墓室里,就埋葬着圣雅各和他的两名弟子的忠骨。

<< 白色小镇 / 《月满》之惑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gzmatthew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